<object id="syasg"><div id="syasg"></div></object>
<acronym id="syasg"><optgroup id="syasg"></optgroup></acronym>
<rt id="syasg"><div id="syasg"></div></rt>
您好,歡迎來到中國九鼎培訓網!【在線留言】
你所在位置:首頁 > 九鼎培訓 > 新聞展示新聞中心
柴繼軍:從攝影發燒友到“圖片掮客”
發布時間:2017-12-16
       2012年5月下旬,南京女孩陳小姐與擁有187億美元身價的“臉譜”老板扎克伯格,在美國舉行婚禮的圖片在網上一出現,短短3天點擊量就超過1500萬人次。照片拍攝者趙美做夢都沒想到,她僅僅將其上傳到一家“圖片銀行”里,一下就賺了10萬元。其實這都是“圖片掮客”柴繼軍的功勞。

  互聯網時代的成熟契機

  柴繼軍1974年出生在上海一個知識分子家庭,22歲從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畢業后,在《中國青年報》攝影部擔任攝影記者和圖片編輯。

  柴繼軍的工作是,每天處理全國各地攝影師用特快專遞寄來的照片,但由于題材和版面所限,實際上能用的只有十分之一甚至更少,剩下的往往會被扔掉,因為沒人愿意保存這些“淘汰貨”。柴繼軍覺得這樣做非常可惜,也許另外一個報紙的編輯正為缺少這些圖片而發愁呢!

  身為攝影發燒友的柴繼軍知道,拍一組好圖片很不容易,比如一些反映西藏民俗和奇美自然風光的作品,拍攝者往往要翻山越嶺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個中滋味外人很難體會到。于是,他試著把一些照片轉給其他媒體的同行使用,然后再將稿費郵寄給投稿者。雖因“自找麻煩”累得一塌糊涂,但柴繼軍看到作者在來信中的驚喜和感激,覺得自己這樣做很有價值!

  2000年4月的一天,柴繼軍和跑IT口的記者李學凌當時正搭檔做一個關于張朝陽、王志東等互聯網英雄的選題。在報社食堂吃飯時,這位同事對他說:“互聯網這幫人就會燒錢,我們做一個不燒錢、能賺錢的生意如何?”柴繼軍忽然想到了自己為人推薦圖片的事。因身在攝影圈,非常清楚行業需求和痛點所在:一邊是作者很難精準地為作品找到合適的“婆家”,造成照片資源的大量浪費;一邊是成百上千家報刊、出版社等因為與拍攝者缺乏溝通,編輯們每天都為缺少好圖片而著急、苦惱。很少有媒體建立自己的圖片數據庫,攝影師和圖片需求機構之間因缺乏中介服務商,效率才非常低。

  柴繼軍認準照片是非常適合在互聯網上進行營銷的一種商品。

  其實圖片買賣的生意過去也有人想做,但“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成本太高了。”柴說,在互聯網產生之前,商業創意圖片主要靠拷貝正片和產品圖冊,新聞圖片主要依靠龐大的衛星傳輸系統,控制這個渠道的是像新華社、路透社這樣的大機構,只有它們付得起昂貴的衛星傳輸使用費。互聯網通過將圖片數字化,輕松地上傳下載,徹底打破了大機構對圖片市場的壟斷。

  同事李學凌非常認同他的觀點,于是二人開始一邊寫商業計劃書,一邊尋找技術合作伙伴和融資。

  “圖片來了”

  小李很快說服陳智華(現CFP副總)加盟。2000年5月1日,網站正式運營,李學凌將其取名為“Photocome”,意為“圖片來了”。

  和當時所有的創業者一樣,三位年輕人都希望能迅速拿到投資擴展業務。最初他們在深圳找了一個做傳統經營的老板,這人也是攝影發燒友,對做圖片生意非常感興趣。可是當他把這個投資項目跟其他股東解釋時,卻出乎意料地遭到強烈反對。他們說這絕對不行,這兩個人什么都還沒有,我們投好幾百萬還不控股,腦子有毛病啊?

  于是,在只有陳智華一人全職,柴繼軍和李學凌均為兼職的情況下,這個小網站還是艱難地開始運轉了。

  有趣的是,從正式上線運營的第一天起,這個圖片交易網站就開始為柴繼軍和他的攝影師朋友們創造收益,新浪成為他們圖片的第一位買家。一個可查的數據是,第一個月,就成功銷售了4萬多元的圖片。很快,搜狐也緊隨其后成了柴繼軍的客戶。

  大把現金的流入不僅讓柴繼軍看到了希望,也讓那些攝影師們信心倍增,很快就聚集到50余位專業攝影師上傳圖片參與交易,半年之內就有1000多位攝影師上線供圖。

  2003年李學凌希望把公司從專業的圖片交易網站轉型為圖片社區,他說我們不應過分在乎租賃幾個服務器的費用。這樣做雖然不賺錢,但能把公司快速做大。當然弊端還是有的,大家都心疼“太燒錢”!見自己的想法得不到實現,李學凌將手中10%的股份作價10萬美元賣給了投資人,隨后跳槽去網易擔任總編。

  好朋友離開后,體制內提升無望的柴繼軍下定決心從單位辭職,全心投入把圖片生意做大。

  “就像撿芝麻的公司”

  最近一件最有意思的事件是,2012年5月19日,身價187億美元的“臉譜”老板扎克伯格,在自家后花園里低調舉行婚禮。當時受邀的親朋好友只有100人,大家還以是為他過28歲的生日,沒想到竟是他結婚。新娘是誰?大伙猜一定是位絕色美女。直到南京小丫陳小姐露面人們才發現,她的長相很普通,皮膚黝黑甚至還有點胖。在場的華人女孩趙美馬上為其拍照,后經當事人同意,她又把自己平時為陳小姐拍的幾張生活照一起上傳到柴繼軍那里。

  沒想到,這些圖片被各大網站采用后,短短3天點擊量就超過1500萬人次。毫不夸張地說,這組照片產生的強大沖擊波,遠遠超過報紙的整版文字報道。在網上購買這些照片的中外媒體還真不少,僅3天時間,作者趙美就進賬10萬元。也許再過些日子,一輛嶄新的寶馬就可風光地開進家門。

  “我們就像撿芝麻的公司,把那些芝麻全部撿到一起。”柴繼軍和他的伙伴們用12年的時間,將一個大多數人看不上眼的圖片代理小生意做成了一個高門檻的視覺影像數據產業。他甚至有些“狂妄”:從2000年到現在,中國和全球所有重要事件的影像,我們這兒都有。靠內容積累門檻,后來者將很難撼動CFP在這個領域的領先地位。

  如今,柴繼軍的公司已發展到擁有3000 多位簽約攝影師和藝術家,每天更新圖片2500張,除國內4000家報刊、電視臺、廣告公司和網站是其客戶外,還與海外100多家圖片社、版權機構合作代理圖片銷售。這個昔日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目前已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圖片庫。
老11选5走势图